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黑暗天使之卧底 第三十三章

时间:2018-09-14
昨天晚上和刘克帆一起欺负自己的那个人就是这样旋转着姦淫自己,原来自己一直以为那人是谢安,也许是因为自己希望如此所以根本就没去想其他的可能性。
  刘镇的身高同样有185公分,他抽插的方式和那人完全相同,难道是巧合吗?杜倩心决定试探一下。
  杜倩心在他的身体下全身绷紧,呻吟着道:「刘───刘大哥,你操得人家好舒服啊,我───我真喜欢你这样操人家啊,求───求求你,让我做你的奴隶吧。」杜倩心惊讶地发现这两天遭遇在自己身上引起的巨大变化,以前的自己就算死也说不出这样噁心的话语,现在居然脱口就能说出来。
  刘镇明显地因兴奋而颤抖起来,肉棒的抽插明显加快加重,喘着粗气道:「你───你会乖乖的吗?」
  杜倩心颤声道:「奴儿,奴儿会乖乖的。」
  刘镇道:「叫───叫我爸爸!!。」
  杜倩心不由一愣,想不到他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但是现在也只能先顺这他了:「爸──爸爸,操死奴儿吧。」发现自己居然也因如此淫蕩的话语激动得颤抖起来。
  刘镇激动地道:「只要你乖乖地做我的奴隶,爸爸每天都这样操你好不好?」
  杜倩心终于确认,他就是那个男人,口中仍然呻吟着道:「是,是,奴儿会乖乖的。」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找到解释了,为什么自己的身份会暴露,为什么刘克帆故意在监视器下操作电脑让谢安找到他的登录密码,为什么自己可以如此轻鬆地逃出魔窟,这根本就是一个设好的局,唯一的问题是既然已经抓住了自己为什么还要冒险把自己放出来呢?
  顾不上想这些了,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摆脱目前的局面,自己现在双手被铐在床头,而身体在他熟练的姦淫下又已接近陷落的边缘,唯一的优势是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发现了他的秘密。
  听说男人最脆弱的时候就是射精的那一剎哪,那么也许自己可以打定了主意,杜倩心臀部用力上挺迎接他的插入,努力收缩阴部的肌肉加强对他阳具的摩擦,嘴里放肆地呻吟起来:「爸爸,主人,再深一点,插我,插死小奴儿吧。」
  杜倩心淫浪的话语果然激起了刘镇心底的残虐慾望,刘镇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窄小阴户中的媚肉一圈圈地紧紧围绕着粗大的肉棒来回揉搓。
  刘镇猛地停止动作,阳具抽动着将浓厚的精液射入蜜壶的最深处。
  杜倩心感觉到他滚烫的液体一阵阵地射入自己的身体,花心不由自主地颤抖收缩着迎接污秽的洗礼,凌辱的感觉彷彿更加强了身体的快感,几乎让她要再次地陷入迷乱。
  杜倩心知道自己必须抓住眼前的机会,再次重重咬住舌尖,疼痛让身体迅速地恢复清醒。
  杜倩心缩回双腿脱出刘镇捧住她屁股的双臂。
  阳具从杜倩心的体内猛地滑出,发出「噗」的一声轻响,刘镇被她的动作惊得一呆。
  杜倩心不等他反应过来,双腿上举,有力的右腿用膝弯夹住他的脖子往右一拧将他翻到在床上,左脚顺势踩住他依然坚挺的阳具。
  刘镇喉咙被勒得格格作响,两手抓着她修长的右腿,拚命想要掰开,做梦也想不到曾任由自己亵玩的长腿居然有如此的威力。杜倩心的左脚略微加力,「再动,信不信我让你做太监。」
  这句话果然有效,刘镇鬆开双手不敢再继续挣扎,口中大叫:「倩心,你这是做什么?」
  杜倩心惨然一笑道:「我做什么?这句话该我问你才对吧,刘克帆给了你多少钱?」
  刘镇慌乱地道:「我───我───我没有。」
  听出他口中的惊慌,杜倩心更确定了心中的猜想,左脚用力踩下让他疼得尖叫起来,「还不老实!」
  刘镇疼得口中直吸凉气,「好吧好吧,我───我确实收了他的钱,你怎么知道的?」
  杜倩心怒声道:「现在是我问你,你没有资格提问题。」
  刘镇怕她再次对付自己的宝贝,连声道:「是是。」
  杜倩心略略鬆开左脚,「为什么找上我?」
  刘镇道:「有买家想找中国的女警官做性奴,现役警官影响太大,警校里的学生好对付一点,你的家人都不在本地,再让你自己办了退学手续后面麻烦少一点。」
  刘镇讨好地接着道:「还有一个原因,你是警校里最漂亮的美女,买家看了你们的照片一眼就选上你。」
  杜倩心心中痛狠,「董校长和你们是一伙的吗?」
  刘镇眼珠一转道:「不是,他一点也不知道。」
  杜倩心发现有一种骚痒的感觉从小腹升起渐渐蔓延开来,左脚依着软下的阳具不由自主地揉搓起来,右脚慢慢地鬆开,刘镇的手顺着她的大腿悄悄抚摸上来。
  不对!杜倩心猛地醒觉,自己的身体不该是这样的!右脚猛地一紧,「拿开你的髒手。」
  刘镇口中答应着,手指却继续向上按上她突起的红豆,「我是真的爱上你了,我已经和买家终止了合同我要把你留在我的身边,所以才会故意安排让你逃出来。」
  红豆才一接触他的手指,一道快感的电流让她浑身打了个激灵。
  看到自己的办法奏效,刘镇的手指继续轻轻揉搓着道:「你也喜欢我的是不是,你看你这里又已经那么湿了?只有我才能让你如此快乐。」
  莫名的快感渐渐掩去她心中灵智,自己真的喜欢他吗?不对!自己喜欢的人是───谢安!想到谢安,他血肉模糊的样子彷彿又出现在面前。
  左脚用力一踩道:「放你的狗屁,还不拿开你的髒手,真想做太监吗?」
  刘镇惨叫着缩回手,这女人明明已接近迷乱居然还能恢复清醒,不由得让他心中也暗暗佩服。
  杜倩心心中迷惑,自己明明已经充分满足过了,怎么还会如此的敏感呢?一定有问题,脑中一亮杜倩心猛然醒绝:「刚才给我喝的那杯水是不是有问题?」
  刘镇结结巴巴地道:「什么?什么水?」
  「这个问题我来回答。」随着声音,一个男人推开卧室门慢慢地走了进来,却不是刘克帆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