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十章 女神力量

时间:2018-09-15
「到底是什么事情?」
  一踏入叶天龙的房间,于凤舞就向晨月问道。看到龙灵儿和绾贞脸上的异常神色,又见到倩公主正垂头丧气的站在一边,于凤舞的心间不禁暗自一颤。
  这时,站在叶天龙床边的众女全部让开,于凤舞便飘身到叶天龙的床头。晨月正坐在叶天龙的身边,抬起头来对于凤舞神情黯然地说道:「大姐,我是没有办法了。你看看有什么好的办法吧!」
  于凤舞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猛然击中了一般,她很清楚晨月的医术达到什么样的水平,如果说在大陆上想找一个比晨月的医术还高明的人,还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现在连她都这样说,简直就是判叶天龙死刑一样了。
  「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稍微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于凤舞坐到叶天龙的身边,一边检查叶天龙的身体情况,一边向晨月问道。
  「我也不知道!」晨月神情十分沮丧,「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这样的情况。一个人的呼吸和心跳全部没有了,但他的身体却还是热的。我刚才仔细检查过天龙的情况,可以说他的生机已经完全断了,但奇怪的是他的身体却保持着柔软度和温度,这可是大违常规的。」
  于凤舞在晨月说话的工夫,也运气在叶天龙身上检查了一番,果然情况和晨月说的一样,这不禁让她想起当日魔神附身的情况,那个时候叶天龙也是昏迷不醒,但那个时候也比现在好,至少那时候叶天龙的生机没有断,全身经脉里盘踞着各种不同的真气,相互间互不相让而已。可是现在叶天龙的经脉却是全部断了,即便是浑身的气血也无法流通,这样的一个人自然是只能属于死人的行列,但又不能说叶天龙现在已经是个死人。
  「究竟怎么啦?」倩公主在一边看到于凤舞的眉头越来越紧的样子,不禁怯怯地问道。
  于凤舞摇摇头,还没有说什么话,倩公主就和龙灵儿同时跳了起来。
  「该死的风之神殿和翼风族,我一定要把他们全部碎尸万段!!」
  两个最看不顺眼的人居然会如此有默契地发出同样的话来,就是她们自己也想不到。但这个时候,她们却没有再发出什么冲突,而只是相互对视了一眼,破天荒地同时点头。
  「你们两个要干什么?」
  看到龙灵儿和倩公主两个人转身就往外走,于凤舞不禁站起来叫住她们。
  「现在还不到向他们动手的时候,天龙又没有死!你们还是先想想办法如何救人吧!再说,你们知道风之神殿和翼风族在什么地方吗?对于他们的实力,你们又知道多少?」
  两个怒气沖沖的少女停住了脚步,慢慢走了回来,倩公主望着于凤舞的俏脸。
  「难道说我们就这样放过他们?」
  晨月在一边沉沉的一笑,道:「放心,报仇并不急在一时,只要摸清他们的情况之后,想怎么出手都可以。」
  于凤舞点点头,对龙灵儿和倩公主说道:「我知道你们的心情,但现在当务之急是救天龙。」停了一下,她缓缓地说道:「如果说真的无法救活,那么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也会把天龙的仇人一个个杀死,到时候,不会少了你们的那一份。」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于凤舞的神情十分平静,但脸上却透出一股不可动摇的坚强决心,而且明眸中带出的悲哀让人心酸。
  坐在床边的晨月伸出了一只晶莹玉洁的柔荑轻轻地抚摸着叶天龙苍白的脸,口中轻轻地说道:「我会为我们建一座最宏伟的房子,让我们可以永远住在一起,谁也不能再打扰我们。」
  于凤舞颇为惊讶地望着晨月,她听得出来晨月话中的意思,虽然说叶天龙真的死了,依靠他的元阳续命的晨月就无法再活多久,但她能够用平淡的语气把心中的深情说出来,想和叶天龙生死在一起。
  「如果一切的心愿了结,我就会来和你们在一起的。」于凤舞转身将自己的手也放在晨月正抚摸着叶天龙脸颊的素手,凄然一笑,「永远在一起!」
  龙灵儿和倩公主无声地走到于凤舞身边,慢慢靠在她的身上,将手放在于凤舞的手背上。
  绾贞的眼睛一红,眼泪再也无法止住地狂涌而出,她实在不想看到这种场面,这时候,房间里面的侍女全部忍不住哭泣起来,她们都是跟随于凤舞多年的贴身金凤卫,还有就是晨月身边的贴身侍女和倩公主的两个侍女。
  「不要哭了!」于凤舞抬起头来,望着众女道,「现在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候,大家高兴一点!」但细心的绾贞却从她的美眸中看到一丝晶莹剔透的东西在闪动。
  听到叶天龙被人送回来的消息,天龙军团的高级将领自然是非常高兴,可是等到他们赶到府中,才发现情况比他们想像的还要糟糕,不禁陷入六神无主之中。
  幸亏计无咎还算冷静,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可乱了军心,便利用这个时间对天龙军团进行了系统的编组和训练,也因为其他的高级将领都对处理军务失去了应有的动力,使得他推行起自己的构思没有丝毫的阻碍。
  一连三天,计无咎不但对天龙军团的建制进行了一番仔细的整合,而且对于安阳的整个行政体系进行了完整的规划。他经过多年所酝酿的满腹才华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最大的发挥。
  在外人看来,安阳的军政可以用气像一新来形容,连街市上的人民也感受到了整个气氛的变化。
  叶天龙被送回来已经第五天了,于凤舞和晨月她们是费尽心机,但依旧没有丝毫的改变,大家的心情坏到了极点,府中最也听不到一丝的笑声,连所有的下人也全部是愁云满布。
  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全部是脸色沉重地坐出叶天龙的房间,对于那天她们没有及时救下叶天龙的事情,她们每一个人都感到万分的愧疚,虽然于凤舞也劝说过她们不要太自责了,毕竟有些事情不是随人所想的。
  但辛西雅还是自责不已,因为她们的实力在那天刚好陷入低潮中,所以无法击溃翼风族的拦截,从而让叶天龙陷入生死难明的境地。如果换做平日里,女神战士的实力也在翼风族这些普通战士之上,而且她们还是经过特殊的手法提升了自身的武技,可以说,她们的实力比起翼风族有名号的高级战士也毫无逊色。
  但不曾想到的是,翼风族的人和艾琳碧丝伏击叶天龙的时候,刚好辛西雅她们处在因为强行提升武技而引起的后遗症中。女神战士的强横身体之所以无法达到武技的颠峰,是因为她们的体内有情关锁心,这也正是限制她们的瓶颈,在漫长的岁月之中,曾经有极少数的女神战士试过破关解锁,让自己的武技可以继续修炼下去,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提升之后,她们都会因为受不了阴火焚身而陷入走火入魔的悲惨境地,最后只有以自杀来逃避那不断的阴火焚身之苦。
  所以辛西雅她们虽然知道破关解锁的办法,但她们绝不敢去做,但在青峰山看到曾经死掉的两个女神战士辛蒂和星娅居然突破了武技的瓶颈,这让辛西雅她们得到了一些鼓舞,加上青峰山的经历让她们感到只有提升自己的武技才可以尽到保护神主的责任,在这样的情况下,所有的女神战士都採用破关解锁的办法使得自己突破了瓶颈,让实力达到一个新的境界。
  但随着武技修为的深入,麻烦很快就来了,先是功力最深厚的辛西雅感觉到自己的身上不时会涌起一阵阵莫名其妙的烦燥,丰腴的身材变得更加丰满,双峰更是涨得难受。
  一问之下,原来其他的女神战士也有这样的感觉,随着这股烦燥感的提高,她们吃惊地发现自己的武技陷入了一个低潮中,好像气血的运行也受到它的影响,不时会从内心升起一股需要求,但她们却又不知道自己到底需要什么?她们自然不知道,这其实是情火内焚而已,作为没有情慾之感的她们自然不知道发洩,同时也无法发洩的。
  更让她们吃惊的事情还在后头,某个夜晚被有如海潮般的情火烧得醒过来,她们发现自己的胸襟一片湿漉漉的,经过仔细地检查,才骇然发现这种液体的来源居然是自己的双峰。
  抚摸着自己胸前那对又酸又涨的双峰,她们不知所措地望着从那凸起的顶端慢慢流出了粘稠的液体,这液体还带着淡淡的清香。经过如此漫长的岁月,辛西雅她们自然知道这种液体的流出意味着什么。
  随着乳汁的流出,她们身上的力量似乎也随之而流出,所幸的是,经过一夜的流失,第二天她们的力量不再损失了,只是这样一来,她们的实力就大打折扣,经过一天一夜的时间才恢复过来。可是不幸的是,翼风族和艾琳碧丝的伏击刚好发生在她们实力还只恢复到六成的时候,所以才会让翼风族的普通战士产生女神战士的实力降低的疑问。
  而叶天龙之后发生的变故,在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看来,自然是和她们的实力突然发生降低有很大的关係,自责也就难免像毒蛇一般佔据她们每一个的心灵深处,在不断地吞噬她们的心。
  金乌西沉,月上柳梢。今夜的月华分外的清朗,透过窗纱射入房间里面,是淡淡的,泛着一丝金色的光华。
  偌大的房间里面静悄悄的,除了躺在床上的叶天龙外,只有辛西雅她们这些女神战士在侧,其他的人都出去了。
  一道强光闪烁,将正昏昏沉沉的辛西雅她们惊醒,因为已经不眠不休地在叶天龙身边呆了整整五天的女神战士们难免精神不济,但现在这道强光却是让她们惊疑不定地相互张望。
  又是一道强光,现在辛西雅她们全部看清楚了,是从叶天龙的身上发出的,虽然是惊鸿一现,但她们已经全部看得真切。
  这是一道泛着青色的光波,柔和中带着一丝的难以描述的美丽。
  「我的孩子……」
  当这个柔和的声音在辛西雅她们的耳朵里面响起时,几乎所有的女神战士全部震惊地整个人跳了起来。这是让她们感到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一直响到她们的心灵深处。
  这个声音对于辛西雅她们实在是太熟悉了,自从被创造以来,最初的声音就是这个声音,但之后这个声音就被永远得封在她们记忆的深处。
  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相互对视了一个惊异之极的眼神,彼此都看到了对方心中的疑惑和震惊。
  「您是……您是……」
  辛西雅感到自己的声音发紧发乾,几乎是颤抖得听不出句子来。
  「我就是创造你们的神,我现在需要你们的帮助!」
  随着柔和如风的声音响起,一个淡淡的身影出现在叶天龙的身上,悬浮在半空的这个身影浑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轻烟。当这个身影散发出的光芒临到辛西雅她们的身上时,熟悉的感觉有如潮水一般地涌进每一个女神战士的心。
  「您的吩咐,我们万死不辞!」辛西雅和所有的女神战士全部俯身跪拜,恭恭敬敬地说道。风之女神居然会从叶天龙的身上现身出来,这更加让辛西雅她们这些女神战士证实了叶天龙的神主身份。
  「这个男人绝对不可以死去的,所以我需要用你们的力量来唤醒他的生命,这需要你们全心全意地付出所有的真阴,而且在一段时间里面,你们将失去所有的力量,你们愿意吗?」
  风之女神语气十分严肃地问道,随着光芒的散发,她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淡。
  「我们愿意!!」辛西雅和所有的女神战士急切地说道,「就算是要付出我们的生命,我们也甘之如饴!」
  「真不愧是我的女儿啊!」风之女神欣慰地说道,「没有这么严重,你们经历过这样的奉献之后,你们就可以得到一个完整的生命,再不会有什么阻碍你们对武技的修炼了。」
  「我说你啰嗦什么啊,快点把事情交待下去吧!」
  一个细如蚁语的声音不耐烦地在风之女神耳边响起,如果被辛西雅她们听到的话,真的会让她们大吃一惊,还有什么样的人居然敢对风之女神说这样的话?
  当然会存在这样的人,而且还是存在着两个这样的人,她们非但是敢对风之女神这样说,而且还敢对她拳脚相向的,这两个自然就是月之女神和暗黑之神了。
  经过青峰山的劫难,这三个神灵都损失了不少的能力,所以只好躲起来修养生息了。但没有想到叶天龙会被翼风族的人和艾琳碧丝围攻,而且是受到三个高手的全力一击。其中特别是翼风族的两个高级战士,他们用的是「破魔诀」,这种由风之女神传下来的绝学练到最高级时,甚至可以把神也击毙,叶天龙没有当场毙命已经是祖上有德了。
  不过老实说,叶天龙是拜他的特别天赋所赐,九炎天脉在这种关键的时刻终于发挥出作用,虽然他全身的经脉全部断裂,可是却没有让他马上倒下来。三个倒霉的神灵被惊醒之后,看到这样的情况也只有齐心协力先维持住宿主的生命,因为叶天龙死亡的日子,也就是他们消失的时刻。
  这也是叶天龙为什么明明生机已经断了,但他却还没有真正的死亡的原因。这些日子以来,这三个倒霉的神灵一边在维持住叶天龙的身体不死,一边就在大发怨言。
  九炎天脉本来是封印风之女神和月之女神的一道禁制,两个女神在经历了千年的对峙之后,她们都不约而同地想到如果先运用自己的力量把九炎天脉移到一个人类的身上,然后再控制这个人类的身体,不就可以破掉父神的封印,让自己重新回到这个世界。
  没有想到现在事情越来越麻烦了,如果让这个宿主死掉的话,就算是女神的她们也会随之消失,这样的认知让风之女神和月之女神都为之暗暗担心不已。现在又加上一个倒霉的暗黑之神,知道有这样的变化之后,暗黑之神连脸都吓白了,当下真的是把两个女神都恨死了,好好的把自己也拖下水,真是临死还要拉一个垫背的。
  自然,这次翼风族和艾琳碧丝的联手除魔行动不免使得风之女神被月之女神和暗黑之神两个神灵恨之入骨了,可怜的风之女神因为自己也遭受了池鱼之灾而在肚子里面大骂自己的信徒有眼不识泰山,如果叶天龙真的死了,那么自己也要完全消失掉了。
  面对生死存亡的关头,三个水火不相容的神灵也只好暂时携手共度难关。在集合了三个神灵的脑袋之后,解救叶天龙的办法也终于被她们想出来了,让她们感到十分庆幸的是,神族之一的女神战士居然正好就在叶天龙的身边,因为叶天龙的伤势是神族的人造成的伤害,只有依靠同为神族的女神战士才可以修补起叶天龙已经断裂成寸寸的经脉,将他的生机重新复现。
  要让女神战士接受她们的办法,自然只有让神族的创造者风之女神出面了,这也让月之女神和暗黑之神心中不悦之极,明明是风之女神的信徒搞出问题,现在却还需要她们两个神灵将力量借给风之女神使用,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她们要听风之女神的指挥,结合了三个神灵的力量,风之女神才可以以魂灵之体叶天龙的体外向女神战士现身。
  这个时候,看到风之女神还在那里说个不停,本来心中就非常恼火的月之女神自然会忍不住出声催促。
  被关了数千年之久的风之女神对于能够露脸透气自然是心中兴奋不已,不免想要再痛快一会儿,但她知道现在她们三个都不是用真正的神灵之力,她此刻的现身是不可能在这个世界多存留片刻的,所以她也只有先压下心中的兴奋,把要办的事情向女神战士交待清楚。
  听完风之女神的解说,辛西雅她们才知道要救叶天龙,就需要她们将自己的力量传到他的身上,又因为叶天龙的全身经脉全部断裂成寸寸,用传统的传输功力的办法是无法达到目的的,所以就必须要她们将力量转换成可以让叶天龙吸收的东西。
  「你们知道吗?其实创造你们的蓝本其实是来自当初开天地之际,哺育了创始父神的大地母亲,大地母亲就是通过她的乳汁将无穷的力量传给了创始父神……」
  「不要多说废话!!」
  月之女神看到风之女神好像说上瘾头了,不过这也难怪,已经被封印了数千年的她们两个,除了和对方斗气之外,根本没有机会可以透气的,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风之女神自然是要尽力补偿回来。
  可是风之女神这样的表现,越发引起了月之女神心中的不快,见到她已经说得差不多了,就把借给风之女神的力量抽了回来,而此刻暗黑之神也不约而同地收回了自己的力量。等到她们醒悟过来,还没有把话真正交待清楚之时,已经为时过晚,但再要汇聚力量让风之女神再现,却因为刚才的消耗过大,已经无法再次成功了。到了这个时候,三位神灵也只有把希望在叶天龙身边的人能够从风之女神的话中得到提示,找出正确的答案。
  就这样,在辛西雅这些女神战士的众目睽睽之下,她们所敬拜的风之女神发出一声惊叫,倏然消失在她们的眼前。
  不管三个神灵会发生什么样的争吵,至少对于辛西雅她们来说,眼前的一切是显得那么让人惊愕,结局又是如此的出人意料。
  死马当活马医,抱着这样的心态,辛西雅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随后出现在房间里的于凤舞和晨月她们。
  一听到这样的消息,于凤舞她们自然是欣喜若狂。因为她们的耐心已经差不多消耗殆尽了,方纔她们也正是在于凤舞的房间里面讨论今后的行止。而且她们达成的初步方案就是放弃青州的一切事务,带着叶天龙走遍天涯海角,寻找可以救治他的办法。
  现在居然有这样的事情,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风之女神会出现在叶天龙的身上,但想来想去,她总不会和女神战士开无聊的玩笑,再说暗黑之神被叶天龙吸进身体里面,是于凤舞亲眼所见的,所以叶天龙身上发生这样的怪事也属于正常的。